2007年,也就是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召开前两年,IPCC发布第四次全球气候评估报告称: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被战火摧残殆尽的欧洲工业体系,在美国马歇尔计划的鼎力援助下,只用了十数年时间便全面重建。短时间内如此高强度的基建和工业生产活动,导致污染问题如火山喷涌般猛烈爆发。 1952年12月5日下午大概三点左右,正在伦敦歌剧院观看茶花女的市民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清舞台了。起初大家觉得是自己眼睛有问题,但随着反映看不清舞台的观众越来越多,人们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等他们撤离歌剧院后,更令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明明是大白天,竟然伸手不见五指,目及之处皆是白茫,伦敦的水陆交通也因此几乎瘫痪。 这就是臭名昭著的伦敦烟雾事件! 所以,欧洲必须有所行动! 六七十年代,欧洲围绕环保问题一边立法,一边做产业调整,前者大家只需要见下图即可,后者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一是发展替代能源:发电部门是碳排放第一大行业,因为世界电力结构仍以火电为主。火力发电需要烧制大量的煤炭,平均一度电的耗碳量是400g,这还是在理想的情况下。如果煤炭的品相不好,燃烧值不高,则必须烧更多的碳的才能达到稳定输出。 而煤炭是所有化石能源中PM2.5含量最高的,1公斤常规烟煤中会产生8—12克PM2.5。欧洲想要搞环保,电力去煤化的作用立竿见影。 在该过程中,欧洲各国凭借着不同的产业优势,走出了既多元化又领先于世界的路子。法国核电产业世界第一,荷兰的风电世界第一,德国的燃气发电和光伏发电世界第一。 二是发展去污技术:短期内全面淘汰的煤电是不现实的,但可以通过升级排污环节的技术,来达到降低PM2.5排放的目的。 比如火力发电厂和铸钢厂在烧制煤的过程中,会产生很多NOx污染环境,因此需要对煤进行脱硝处理。在这方面,德国ERC公司的烟气脱硝技术非常先进。 到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欧洲的绿色环保不论是在技术上抑或是产业上,都是天下无敌的存在。效果也自然是显著的,1973年至1989年,欧洲的二氧化碳排放平均增长速度为1.88%,远低于1946年至1972年的5.19%。 有了理论依据的支持,于是,一个收割全世界的阴谋在欧洲的心中悄然成型... 从表面看,IPCC是一个各国参与世界气候变化讨论的平台,但实际上却是欧洲攫取世界环保事务主导权的工具。这一点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前IPCC的一份报告中就能看出。 2007年,也就是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召开前两年,IPCC发布第四次全球气候评估报告称:

 2007年,也就是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召开前两年,IPCC发布第四次全球气候评估报告称:  热门话题

全球普遍进入工业化100年来,地球平局气温升高0.74℃。全球气温若升温1℃,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珊瑚将全部死亡;若上升2℃,格陵兰岛的冰川将彻底融化,海平面升高7米。 言下之意,工业活动所产生的碳排放是气温上升的罪魁祸首。但美国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伊瓦·贾埃弗博士,却对此提出两点质疑。 其次,在1998年~2015年间,全球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从280%上升到380%,但温度反而下降0.5℃,这就说明碳排放和气温变化也不存在什么直接关联! 但不论是欧洲还是IPCC,都选择性地忽视了这一合理质疑。 美国反水的原因并不复杂:美国也是碳排放大国,过度削减碳排放额,既不利于美国普通民众,更不利于传统的化石能源厂商。 从这一刻起,欧洲的好运气就用尽了。 燃油车三件套是发动机,变速箱,底盘,欧洲在这方面经营多年,优势自然不是其他国家能比拟的。但电动车三件套电机电控电池外加智能系统,欧洲没有任何优势,只能眼巴巴看着。 最近一条新闻特别有意思,7月23日,德国大众集团突然宣布其CEO赫伯特·迪斯即将离职。 迪斯是大众乃至欧洲汽车产业电动化的领军人物,他自2018年担任CEO起,就坚定推动大众从燃油车向电动车转型。根据迪斯的规划,大众集团自2020年起的五年内要投资600亿欧元致力于汽车电气化和数字化,并预计在2030年前推出75款电动车型以及60款混合动力汽车。 但这其实真不能怪迪斯,他的方向是肯定是对的,问题是出在欧洲汽车产业在数字化和电动化领域跟中美供应链完全没法打。 迪斯作为大众内斗的牺牲品,预示着欧洲汽车转型之路的失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欧洲的汽车产业当然不会那么快倒下,但被中美联手从霸主的位置上挑下去是迟早的问题。 所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俄罗斯在乌克兰的一声枪响,彻底斩断了欧洲激进的环保之路。多国重启煤电对三十年努力的自我否定是小,丢掉全球环保事务主导权是大,今此之后欧洲不再有资格对他国环保指指点点。 环保不是政治游戏,谁做得好,谁做得不好,大家都看在眼里,做得好的才有资格领导世界。


1c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奢苞汽车专修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